您的当前位置:体育网 > CBA联赛 > CBA赛事 >

马布里退役一周年推特发感言 微博阅读量仅109.4万_平博体育

更新时间:2020-04-15 06:13 来源:网易体育 作者:rachier

  2019年2月11日是傳奇外援馬佈裡退役一周年的日子,他在Instagram發表瞭簡短的感言,強調自己功勛卓著的同時又不給人驕矜之感,同時保持瞭自己一貫的對上帝的敬畏和感激。隻不過,老馬這條消息的熱度,與他的巔峰時期已不可同日而語。“退役一周年”這一事件本身,也未能引起足夠多的註意,截至發稿時,微博上“馬佈裡退役一周年”這一話題的閱讀量僅109.4萬,不及去年“馬佈裡退役”的1/20(除去春節假期等客觀因素,落差仍舊明顯)。

  馬佈裡退役,顯然會讓圍繞著他的爭論迅速“偃旗息鼓”,但人的情感的消退,往往是循序漸進的,不存在從狂熱瞬間變為冷漠的真空地帶。其實,那些馬佈裡死忠粉們,在老馬退役的第一年,仍在以各種方式延續著對馬佈裡的熱愛。他們當中有一群人,選擇繼續支持戰績不佳的北控,那裡是老馬生涯最後的容身之地,對於他們來說,看北控不僅僅是看北控,更是在看馬佈裡的背影。

  唐山工人張國強(化名)有一個由十幾名馬佈裡鐵粉組成的微信群,馬佈裡退役沒有影響到他們觀戰北控的熱情,包括張國強本人——他身在200公裡外的河北唐山,不算食宿費,單是往返一次的路費和球票少說也要幾百元,這還隻是有形的付出,無形的(比如通勤時間)就更多瞭。

  張國強可以非常自豪地說,他從2006年就開始追隨馬佈裡,當時的老馬還在NBA的紐約尼克斯效力,場均得分和助攻均降到瞭除新秀賽季以外的最低,風頭逐漸被年輕人蓋過,即便如此,他的輝煌過往和時不時的驚鴻一瞥,仍足以讓張國強仰望,“他的突破技術是獨一無二的,把節奏和力量結合到瞭極致!”還在讀高中的張國強給老馬下瞭一個如此的定義。

  那時,他隻是推崇馬佈裡的技術,也說不上特別的癡迷。直到老馬駕臨CBA,他也僅能通過有限的渠道瞭解一些碎片化的信息——畢竟當時不像現在,球迷想找一路CBA比賽的直播信號還是非常困難的。

  在山西和佛山度過兩個碌碌無為的賽季之後,2011-2012賽季,馬佈裡簽約北京男籃,開啟瞭“北京王朝”的大幕,同時也改變瞭已經是大學生的張國強的命運,他“單純為瞭看老馬”而看瞭自己人生中第一場CBA比賽,從此入坑。不管你承不承認,像張國強一樣因為老馬而開始關註CBA的球迷真的不在少數。

馬佈裡退役一周年無人問津,他的死忠粉們怎麼樣瞭?

  那個賽季的“首鋼四少”還十分稚嫩:18歲的翟曉川剛剛升入一隊,21歲的朱彥西憑借在NBL的出色表現才“勉強”升入一隊,資歷稍老的“門頭溝保羅”方碩已經看瞭好幾個賽季飲水機,境遇稍好的王驍輝,之前一個賽季也不過場均6.1分3.9籃板而已。

  陳磊、解立彬、李學林,這就是那支北京男籃的全部傢底,憑借並不被人看好的陣容,馬佈裡愣是帶隊打出瞭開季13連勝,“當時哪裡敢想冠軍”“進季後賽都費勁”。張國強震驚瞭,CBA竟然也能有如此振奮人心的戲碼,“簡直不可思議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每場都很期待。”

  老馬多次在CBA比賽中掛彩,他浴血奮戰的一幕幕場景令張國強印象深刻。尤其是2013-2014賽季,已經36歲馬佈裡兩次拼到頭部流血,其中,與廣東的半決賽第3場,馬佈裡頭纏紗佈死戰不退,最終狂砍43分率隊17分逆轉,為奪取隊史第2冠鋪平瞭道路。這一樁樁一件件,均從精神層面上鼓勵著剛參加工作的張國強,想傢瞭,就看看北京隊的比賽,一切鄉愁都會煙消雲散,“我那時常常想, 跟馬佈裡相比,自己遇到的那點困難算什麼呢?”

  半決賽第3場結束18天之後,也就是2014年3月26日,張國強出事瞭,差點把命丟掉。

  那天傍晚,他下瞭班,來不及跟同事們多說幾句話,跨上電動車風風火火地沖出瞭工廠的大門。那是一條他走過瞭很多次的路,再熟悉不過。突然間一聲悶響,他感覺自己額頭的右上角被什麼東西重擊瞭一下,隨即不省人事。再醒來時已經是在救護車上,“血流瞭一盆,”張國強告訴網易體育,護士在不停地掐他,提醒他“別睡,千萬別睡”。他頭痛欲裂,那一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覺,但有件事情梗在他的腦中,讓他無法安然睡去。

  當天,在總決賽裡取得2-1領先的北京男籃,將再次與新疆男籃交手,那場比賽的勝負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冠軍的歸屬。“我不能合眼,還有我深愛的籃球和老馬,我忽然清醒瞭,這個力量真的挺強大的。”張國強回憶說。

  到瞭醫院,醫生看著張國強的傷口說:“通知傢人吧。”等於是下瞭病危通知書,“他以為得開顱,我說沒事,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,肯定沒事,不用讓傢人擔心。”醫生給出的,是基於專業知識和經驗的判斷,是純理性的,然而人的精神力量總是能制造一些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,比如張國強的“起死回生”。

  失血過多的張國強非但沒死,縫瞭12針之後頭腦反而慢慢清醒瞭起來,那天晚上,他在醫院的病床上不斷購買流量,用手機磕磕絆絆地看完瞭比賽。老馬率領的北京隊以94-88再下一城,勝利的喜悅沖淡瞭身體上的痛苦,張國強從鬼門關走瞭一遭,又幾乎原封不動地回來瞭——除瞭額頭右側那道終身的傷疤。“可能是身體好,胖,血多吧。”張國強向網易體育復述當時醫生給出的解釋。

  張國強後來見證瞭馬佈裡的第2冠,第3冠,也見證瞭老邁的馬佈裡無力帶隊打進季後賽之後,與北京隊緣盡緣滅。他不在巔峰時而來,也沒有在低谷時離去,而是隨著馬佈裡將陣營從首鋼轉移到北控,看球的地點從五棵松挪到瞭奧體中心。

  張國強用自己能夠調動的最大財力,陪老馬走完瞭最後一個賽季,不僅主場比賽場場不落,甚至連客場也會跟過去。本賽季,盡管老馬退役,但他還是盡可能多的到現場為北控助威,盡管北控目前僅以7勝32負叨陪聯賽末座。對於張國強和同為死忠馬佈裡球迷的群友們來說,看北控既是追憶老馬的球員歲月,也是在報答北控接納之恩,“老馬還在我心中,我對他的隊友也有感情,北控最後一個賽季收留瞭老馬,有情義。”

  的確,北控不僅圓瞭馬佈裡為北京城再戰一年的夢想,還給他策劃瞭一臺夢幻般的退役儀式,讓他的背影看起來不那麼淒楚。在張國強和群友們看來,北控正是那個為老馬的生涯畫上圓滿句號的“人”。“君以國士待我,我必國士報之,”老馬許北控以驅馳倒在情理之中,他的球迷也如此懷德,便在情理之外瞭。

  “鐵粉肯定還在,散粉隨意,和我也沒關系。就是北控剩一個觀眾,我們也會去。”張國強說,至於遠途看球的成本,則不張國強太過在意的東西,“成本咋啦?花多少錢都值得。”
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英才招聘 |
Copyright 版权所有 http://www.pinnacle-sport.com 备案号:|网站地图